摘要:一些无关紧要的垃圾文字

green and white wooden board photo

新冠肺炎
1月底放假回家过年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过完年之后,我们这个世界会变得如此糟糕,世界在恐慌与错乱之中展现了我们未曾见过状态,死亡、崩溃、指责……人类最真实的本性展露无遗,我们在看着比亲身经历更真实的影像,在承受着本不该出现的苦难。我不想评价中外各国对于生命观的看法,就我个人而言,只有先活下来,才能谈其他的事情,所以在我这里,生命权高于一切。

审美
人的审美观究竟是什么时候形成的呢?是在成长的过程中耳濡目染造就的,还是突然就出现的?对我来说,大概是后者吧。我们都有过这样的经验,大家喜欢的东西,自己也会跟着喜欢,于是别人的三观也会变成自己的三观。打小我就生活在四大天王的影响之下,似乎没有人不喜欢他们。就拿刘德华来说,人们称赞他是劳模,是优秀的两栖演员,是颜值与实力并存的选手,对此我完全无感,我觉得他没有唱歌和演戏的天赋,长得也很一般,但我也从来没有表露过自己的想法,更没有意识到,这就是我的审美观,直到有一次因为看节目与阿哥争论(在此让我缅怀我的阿哥),我才意识到我并不喜欢刘德华,甚至黎明和郭富城也完全不是我的菜,当然,张学友例外,试问又有谁能够拒绝张学友的嗓音呢?

外宣
我们时常说,中国的外宣很失败,在国际上完全发不出声音,这些年外宣的钱基本上都浪费了,中国的媒体机构就像是中国式的家长,在外面受了委屈之后,回到家里就佯装自己拥有伟岸的背影。憋屈吗?当然憋屈!但有办法吗?没有办法。我们习惯于将原因归于别人对我们的封杀和偏见,如果事情都是如此简单,那世界就变得很和谐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我们何尝不是对别人抱有偏见,又何尝没有封杀过别人,在中外媒体的交锋中,双方都只摘取对自己有利的内容,对反方的观点视而不见,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了各类学校的辩论队,也让我觉得双方都像是一个杠精,美其名曰对话,实则自说自话。

时间
罗振宇这些年,每逢年末都会做一个跨年演讲,标题是《时间的朋友》,我没看过罗振宇的演讲,但是我真心喜欢这个标题。透过时间,我们可以兴观群怨,似乎世界的每个阶段都有其运行的规律,似乎每个人的生命都可以因此而独一无二。我强烈推荐大家看看BBC出品的《地球脉动》纪录片,好好感受一下地球的瑰丽与人类的渺小。

图片来源: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