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LGBT 终于不再是躲在见不得光的酒吧里的羸弱者,人们开始接纳 LGBT,人们开始喜欢 LGBT,人们开始歌颂 LGBT,是时候放下所有的偏见,与 LGBT 和平共处。

性取向自由也是民主的一部分-乌贼派

第一次看到这句话是在同学的博客上,我当时稍微有点震惊,没想到会有人把性取向上升到这么高的高度,那时候的我,对 LGBT 的了解几乎是空白的,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兴许只是一时兴起的偶然所得,兴许是其他我不得而知的原因,不管如何,我对这句话是完全认同的,时至今日,我仍旧没有怀疑这句话的意义。

前不久在网络上看到有另外的人也说出了类似的话,让我想起了第一次看到这句话时的感受,那是一种激动和好奇并存的心情,彼时我正在写毕业论文,我写的内容多少跟民主有些关系,以此为契机,我开始尝试去了解 LGBT,开始知道世界上有许多人正在为争取他们的权利而奋斗,在这许许多多的人当中,有些得到了人们的认可和祝福,过上了幸福的日子,有些却遭到蹂躏,甚至因此而死亡,LGBT 的历史着实是可歌可泣的。

我所在的学校是一间商科类学校,女多男少,按照大家私底下的说法,便是“阴盛阳衰”,甚至有人开玩笑说,本来男生就少,还有一些是基佬,事实上,在我的学校,确实有不少人选择同性之爱,有时候走在校道之上就能够看到那些手牵手的同性情侣,因为学校没有干涉,学生的包容度也足够高,这些情侣便也可以光明正大的谈恋爱。

在国外的科技圈和娱乐圈,LGBT 并不是个隐晦的话题,人们可以公然表达自己的爱意,36氪有一篇关于美国硅谷 LGBT 的文章(点击访问),以前我只知道库克和图灵是 LGBT 人士,未曾想过皮特·泰尔(Peter Thiel)等人也是其中的一员。国外的 LGBT 也会定期性的举行游行,从纽约、旧金山、柏林、斯德哥尔摩,轰轰烈烈的骄傲大游行在彩旗的点缀之下也欢乐十足。此外,芬兰、美国、荷兰、比利时等国更是将同性婚姻合法化,让LGBT人士有了最终的归属。

我们国家似乎还不认可同性婚姻,但除了一个合法的婚姻证书之外,大众对于 LGBT 人群的接纳程度已经大幅度提高,我身边的人几乎没有反对的声音,偶尔也能够在网络上看到LGBT人士求婚的新闻,这不得不说是一个进步。只是我考虑到的一个情况是,我们身边之所以很少有人反对,应该是因为身边的人都没有对同性产生过想要与对方厮守终生的情感,我时常在新闻报道中看到很多 LGBT 人士的性取向被人家知道后的悲伤境况,对于很多保守的家庭来说,同性之爱非但不是光荣的,更是一种耻辱,这些家庭也会因此而抬不起头来。正是这些世俗的偏见,直接导致了另外一个恶果,那就是很多 LGBT 人士刻意隐瞒自己的性取向,而与非 LGBT 人士结婚,一次形婚就会让一个家庭的悲剧就此产生。从报道之中我能够感受到家庭和当事人的无奈,我不知道国人的观念还要多久才能改变,进而接受LGBT人士。

我想,国家的认同与媒体的正面报道应该是 LGBT 人士权利保障的前提,我不奢望法律能够一步到位地承认同性婚姻,但是也不要人为的为他们制造障碍,给他们原本就不顺畅的爱情之路增加更多的麻烦。 庆幸的是,有不少人已经加入到这个行列中来,每年都会有媒体发布 LGBT 人士的调查文章,内容涉及他们的生存状况、情感世界、消费行为等诸多方面,例如《2015年中国LGBT群体生活消费调查报告》对于各地存在的同性恋酒吧,人们也不会特意戴着有色眼镜去看待(据我了解是这样,我曾经做过非常小范围的调查)。

我希望有一天,能够在中国的土地上看到骄傲大游行。

后记:说实话,这样的选题对我来说是很有难度的,我不是 LGBT,对这类人群的了解只限于新闻报道和某些 LGBT 电影,很多专业的术语我都要搜索一番才能知道它的真实含义,不善言辞的我依然要写这样一篇文章,我知道我写得很烂,换位思考的方式也不对,可能是因为自己一直跟别人不一样的缘故,我一直希望能够和别人一样过着正常人该过的生活,只是我除了大声疾呼,也没有其他的能耐。LGBT 也是我们其中的一员,他们有爱人和被人爱的权利,也有爱谁和被谁爱的权利,这种权利既包括身体,也包括精神,它们是与生俱来的,谁也无法剥夺,当权利真正落到实处的时候,也是民主进步的最好体现。

图片来源:wikimedia